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 科幻小说 > 巡狩万界 > 第十一章 恭送师兄!
    弈剑听雨阁所在之处为天山,距离百鬼阁一千五百里,而东去天火教却足足三千里之遥。

    楚烈也只是微微辨别了一下方向,便驱动脚下剑影,身化剑光纵横而去,也不曾发觉身后被那雄壮老者所特意遮掩起来的剑气破空之音,后者抬眸看了一眼前方激射而去的楚烈剑光,脑海中又想起今日清晨时候师兄说的话,眼中就迸出了一丝寒芒。

    ‘鬼道百鬼窟,哦不百鬼阁似乎有些蠢蠢欲动,爪子有些不安分,师弟你便随烈儿去看看,顺便也带着其他弟子们见识一下,如果他们爪子放在不该放的地方……’

    那一向老好人模样的师兄眸子在晨光下有些透明,声音微顿,便也用那一如既往老好人的语气温声说道:

    ‘就剁了去。’

    “嘿嘿……安分太久了,是不是所有人都忘了弈剑听雨阁当年的杀性?”

    老者嘿嘿一笑,笑容中带着些令人心惊肉跳的冷意。

    嗤啦——

    百鬼阁,三生城。

    江湖豪客遍布,喧嚣混杂着酒气冲天而起,热烈地很,而在一间较为奢华的客栈之中,一位如玉般的书生坐在了木桌之前,轻摇折扇,只是仔细看去却能够看得到双目中的无奈之意。

    “你说楚烈大侠会来这里,这是为什么?”

    “明明之前是在天火教焚焰城,怎么现在又在这里?”

    “你不要告诉我你们这些人算的东西是会变的,那样子跟骗子有什么两样?”

    在他身前,一身男装打扮犹自难掩俏丽的七公主连珠炮一般不断地发问,突地双目微转,轻轻拍手,恍然大悟般笑道:“还是说,孟大公子你其实就是一个游方的骗子?”

    “骗子你便说出来嘛,我又不会笑你。”

    啪!

    孟依白手中的折扇猛地一合,轻轻拍在了掌心,看着眼前的少女,轻轻呼出一口浊气,认真地道:

    “其实……我是天上的神仙转世,所以知道很多事情。”

    “哇啊!”

    七公主轻叹了一声,满脸崇拜之色地看着孟依白,娇柔可爱地道:

    “孟公子,有没有人说过,你说谎的样子很可爱?”

    孟依白的手腕一抖,就在此时,豪迈的大笑声从一旁传来,循声望去,苍龙客柯降龙一手提着一个酒坛,正一边和几个老友笑着招呼,一边朝着这边走来,几个大步直接跨过了几个横倒在地的烂醉鬼,直接坐在了这张桌前,先是仰脖猛灌了一口烈酒,才哈哈大笑道:

    “小彤儿莫要逗弄他了。”

    “之前这两个小子算得是焚焰城,但是时间过得太久,中间必然有差,楚烈想是被长辈带回了师门,而弈剑听雨阁天山据此更近,以楚烈那种直截了当的方式,怕是会直接杀上这座三生城,先挑战这百鬼阁的少主。”

    “嘻嘻~彤儿我也知道,只是这个人嘴笨。”

    七公主嬉笑一声,起身为柯降龙端来些菜食,古灵精怪地笑道:“他们这些人又都要守些奇奇怪怪的规矩,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提,可偏生还要做出什么都知道的模样,岂不是更让人心中好奇?”

    “哪里能够怪我。”

    少女的模样令柯降龙心中莞尔,哈哈大笑道,“是极是极!这些臭牛鼻子烂神棍,实在是让人讨厌!”

    “……前辈这话如果能够在我父面前重述一遍,才算是豪气冲天。”

    便在此时,一道声音从旁边插入,面无表情的俞英豪提剑而来,令柯降龙脸上神色一僵,尴尬地抬了抬酒坛,笑道:“休提,喝酒喝酒,哈哈~”

    “呼~”

    轻轻吐息一声,小武侯先是拉开了一个桌子,拿袖口擦了擦,才坐在了一旁,柯降龙正好奇,便见蒙了紫纱的南宫夜款款走来,却也不看俞英豪,直接坐在了七公主身边,后者抬眼挑衅地看了一眼有些丧气的俞英豪,随即便亲热地挽住了南宫夜的胳膊,轻声笑语着什么,令俞英豪有些艳羡,却又感到好笑地摇了摇头,看着柯降龙和孟依白沉声开口:

    “我去查了查,也用了六扇门在此处的力量,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得出的结论……不容乐观。”

    “这几日来,百鬼阁散布在外的高手全部回缩,阁中弟子也有频繁变动,显然并不打算按照一对一的方式与楚烈决战,恐怕是打算用车轮战的手段消耗楚烈的力量或者更卑劣一些,暗算或是一拥而上,也不是不可能。”

    一旁的孟依白轻摇折扇,第一次赞同了俞英豪的观点,微微颔首道:

    “不错,百鬼阁这些人,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不过虽然如此,他们也身为鬼道第一门派,多多少少需要些许脸面,一拥而上不可能,但是给楚烈前面安排一些所谓的‘资格试炼’,却是完全做得出来的。”

    “唉!这帮无脸无面不知羞耻之辈!”

    俞英豪饮了一杯酒,长叹道:“可惜六扇门的力量无法借用,我父的亲兵离这里也远,难以帮得上忙,如此英杰,真的要受此折辱?”

    “可恨可恨!”

    嗤啦——

    就在此时,一声极为凌厉的破空声陡然在上空乍响,不知大街之上有谁高呼了一声,“楚烈来了!”,一瞬间在大声谈笑饮酒的江湖豪客们就像被人同时点了周身大穴一样,生生定在了原地,有人举杯,有人张箸,众生百态,不一而足,下一刻,这一道道身形就如同复苏了一般,纷纷施展开身形,破空声中从门口,窗户,甚或是强行破壁激射而出,留得酒楼客栈的掌柜站在原地,看着那如群鼠过境一般狼藉的店面,浑身颤抖,欲哭无泪。

    俞英豪等人也混在人群中冲了出去,抬眸一看,却只能看到远去的身影,一袭蓝白剑袍,隐隐泛着尊贵的暗金,背上负着一个蓝白色的剑匣,通体气势凌厉,只是看着都感到心中一突,身后的南宫夜紧了紧修长的手掌,孟依白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轻摇折扇。

    “果然是他。”

    “是谁?是谁?楚烈来了吗?你们让开点啊!不要挡住我!”

    而身形娇小的七公主则是被几人挡在了身后,尽力踮脚也只能看到人影憧憧,至于楚烈的身形则是半点都看不到,不由得加大了声音,急急喊道:“给我让开啊!”

    “楚烈想必已经去了百鬼阁门口,我们这便去寻他吧。”

    孟依白轻摇折扇,脚步微不可查侧了一步,刚刚好把少女的视线遮蔽地更严实了些,开口提议道,一旁的俞英豪和柯降龙自然没有什么意见,或者说即便是他们自己不动,也已经被那涌动着的人流,裹挟着朝三生城的出口,也即是百鬼阁的入口处走去,片刻之后,只是靠近就听到了不住响起的怒骂声。

    柯降龙微微抬眸,粗大的手掌向前一探一挥,身前那些人还没有什么感觉,就被一股柔和的巧劲轻轻荡开,几人趁机挤到了最前面,但是只是瞬间,柯降龙一双灰白的粗眉就紧紧蹙起,一向淡然的孟依白也嗤笑出声。

    “后辈间的挑战,却有一山弟子横拦在前,好一个鬼道第一大派。”

    “真真是好风度,好气派!”

    在众人身前,楚烈单人负手站在百鬼阁之前,在他身周站满了气势不凡的百鬼阁弟子,而就连上空都遍是驾驭着法器腾空的百鬼阁弟子,而他们所驾驭鬼物更是在空中掀起了阵阵阴风,令人身子骨都一凉,闻言靠近众人的一名百鬼阁弟子回身看了孟依白一眼,见他气度非凡,也就没有口出污言秽语,只是呲牙一笑:

    “嘿!这位师兄说的什么话!”

    “这可不是论剑大典,讲究一人交战,他一人上来,可以算是挑衅我派了,我等义愤填胸,为门派出力,又有何不可?”

    “挑战?我等可不知道?”

    一边说着,一边还回首对着那些百鬼窟弟子大声问道:“诸位师兄弟们,可曾受到挑战书?”

    “哈哈哈,没有,哪里有个劳什子的挑战书?”

    “无名之辈,哪里有?哈哈哈,许是当了厕纸也不可知啊!”

    嘎吱~

    如此挑衅之言令孟依白脸上的微笑逐渐收敛,手中折扇有些攥紧,而下一刻,一道身影直接从人群中跃出,浑身黑红色劲装,缚腰绑腿,眉眼英武,正是俞英豪,嗤啦一声从腰间拔出了那柄八面汉剑,怒声道:

    “既如此,那么俞某与楚烈并肩,便挑衅你们这所谓第一大派的满山弟子!”

    孟依白嘴唇微张,随即轻笑了下,不知低语了些什么,便一步洒然踏出。

    “闻得百鬼窟弟子如此孝顺,小可也想领教一二。”

    折扇轻摇,白袍衣摆微动,一派公子风流的模样,但是那浑身的气势却令那名搭话的百鬼阁弟子心脏一抽,而紧接着古灵精怪的七公主也拍手笑道:“如此好玩,我也来一手!”一旁南宫夜冷然无声,手掌却拔出了这些天来新买的长剑,凌厉之意弥散,紧接着就像是点燃的火焰一般,一名名江湖豪客迈步踏前,伴随着铮铮铮的清越鸣响,一柄柄兵器被拔出。

    “我也来!”

    “加某一个!”

    “哼!好一个百鬼窟,如此辱没武者之风,我之剑不利,却也愿为浩浩长风而战!”

    此起彼伏的怒喝声中,一柄柄拔出的兵器在阳光下泛着森寒的锋锐,这些人大多只是寻常江湖客,也因此心胸之中却也充塞着最为单纯的江湖意气,纵马天下,快意恩仇,尽抒胸中不平意气,十载峥嵘桀骜,仍旧不曾磨平他们胸中豪气,即便是被这个世界所压迫,但是那昂扬的气魄也不曾消失,只是蛰伏,只等着如今日一般的场景,再度拔剑出鞘,再度于热血沸腾之中开口怒喝一声……

    “来战!”

    “来啊!某河西侯和硕,愿与一战!”

    “来……”

    那些百鬼阁弟子脚步下意识地后退,神色骇然地看着眼前这不知为何大变的局势——一名名江湖客,修为不高甚至于称得上低微,掌中兵器只是寻常镔铁铸就,但是此时灼灼燃烧在前的气魄却令他们不觉感到畏惧,身躯都似乎有些微微颤抖。

    “孽障!”

    就在此时,一名身形高大的百鬼阁武者低喝一句,从高阁之中一步跨出,几个闪动就出现在了下方,顺手一掌将刚刚说话现在已经满脸煞白的百鬼阁弟子击飞,惨叫声中,一大口殷红的鲜血喷洒在空中,这种变化令下方的江湖客神色一怔,局势也为之而一缓,这名武者趁势踏前一步,朝着四方做了个礼,沉声道:

    “门下弟子没有管教,倒是让诸位同道见笑。”

    “只是这一次,诸位却也不好出手,楚烈身份不凡,身为弈剑听雨阁大弟子,此番来战,其实也算是弈剑听雨阁与我百鬼阁之争,我等见他一人来此,也以同辈弟子相争,他曾经挑尽了弈剑听雨阁同辈弟子,来击败我百鬼阁的弟子应该也并非难事,而诸位若是出手,曾战败听雨阁全部弟子的楚烈需要诸位才能够战败我百鬼阁,岂不是坐实了其实弈剑听雨阁当真不如我百鬼阁?”

    “到那个时候,诸位岂不是好心做了坏事?”

    “这……”

    男子的一席话之中,不少江湖客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就在此时,孟依白却突地开口笑了声:“前辈说话不错,可楚烈当日却绝非同时与这般多的弟子交手。”

    “这却又如何分说?”

    “……”

    那名男子含笑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森寒,但是面上却是笑着回道:

    “若是这样还胜了,不也证明其实弈剑听雨阁也不逊色于本阁弟……”

    铮铮铮!

    便在此时,一声凄厉的剑啸陡然乍响,之前还侃侃而谈的男子陡然神色大变,身形一动便要暴退,但是还不等他一步落下,便有一道剑光霸烈如雷,从天而降,重重地斩下,轰然劲气爆发,众人都不由得连连后退,待得那气浪散去,孟依白的瞳孔便骤然收缩,一位位江湖豪客更是被骇得神色大变——

    在他们身前,那显然已经踏入划分阴阳境界的高人正半跪在地,满脸痛苦之意,右手被一柄长剑生生穿透,钉在了大地之上,而一位身着蓝白剑袍的老者则单足点在这震颤不已的剑柄之上,负手而立:

    “哼,百鬼阁……看来你们是想要与我弈剑听雨阁较量一下!”

    “弈剑听雨阁弟子,摆五方浩风剑阵,来看看这百鬼阁的百鬼阵!”

    被钉在了下方的男子神色大变,刚要说话,便被老者紧接着一脚生生甩晕过去,下一刻,璀璨无比的剑光于空绽放,一道道凌厉无比的剑气暴起,随即就以恐怖的速度和威力贯穿于那些鬼物之中,清醉一剑斩过了一只妖鬼,酒葫芦向上一抛,身形后仰,清澈的酒液灌入喉中,大笑道:“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哈哈哈,爽快,爽快!”

    酒葫芦落下,被顺手捞起,清醉立于剑影之上,负手而立,与近百弈剑听雨阁弟子一同拱手,肃声道:

    “吾等,恭送师兄剑破此阁!”

    “吾等,恭送师兄剑破此阁!”

    声音越发恢宏,肃声之中,鬼物如烟,在那赫赫剑光之中尽数散去,撼人心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幸运飞艇大运 北京pk10计划软件计划群 北京pk10投注网平台 北京pk10凤凰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直播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软件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官网 幸运农场包赢方法
幸运飞艇5码公式 幸运飞艇app 幸运飞艇冠亚包赢钱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直播
幸运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北京pk10官网走势图 pk10计划定位软件下载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app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