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 穿越小说 > 北洋新军阀 > 第三百三十一章.毛葛朗台
    “毛大官人多多保重!小人告辞!”

    船头,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那些个小船主小资本家跟舍不得老爷的小三儿那样,依依不舍的挥泪告别着。站在港口上亲自送行,毛珏则是雄姿勃勃的犹如后世朝鲜半岛那个胖乎乎的“父亲”那样,亲切中不失威严的笑容,向前伸出手道别,看的那些福建来的小老板们更是感恩戴德,心驰神往。

    这些人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毛珏给予他们在铁山,长崎开店的权利。估计依照这次被抛弃的怨恨,今年秋到明年春,东江的工商业将又如一波雨后春笋那样冒了出来。

    另一头,东江舰队也迎来了一次纳新,大约三千七百多郑家海盗加入了毛珏的舰队,和东江原来那些渔夫半路出家的水手相比,这些人纪律性,对东江战列舰的操控性上都有些不如,可他们却是真正在远洋里扎过猛子的好手,最远的甚至随船航行到了波斯湾一带。

    南海霸主郑芝龙都被打败了,现在毛珏是野心勃勃,一但南下福建海域,这些人将派上大用途。

    不过此时,别管多老的水手,一帮子海盗算是彻彻底底的萌新,穿着东江水师涂蓝的盔甲怎么都感觉有点不自在的模样,猴子一般抓上抓下个不停。这头领着新发下来的被服安置铺位,那头在满肚子嘀咕的东江老水兵带领下排队去船上浴室刮胡子洗澡,东江的一切让这些胡建来客好奇宝宝那样左顾右盼着。

    不过他们也新奇不了几天了,今年又战斗了半年多,不管东江水师还是陆军都有些疲惫,讨伐德川家的事儿还得往后拖一年了,这头把后续处置完毛珏就打算班师,到时候他们也得步入东江正规训练。

    别看水师训练没有陆军那么重,也够这些散漫的海盗扒层皮了。

    今天是送最后一批俘虏坐船南下,送他们去登州,然后就爱哪儿蹦跶哪儿蹦跶去,看着帆船渐渐消失在了海平面,毛珏忍不住也松了口气,别看这次与郑芝龙的战争一切顺利,也耗费了他不少脑细胞,还好是顺利解决,如今毛珏最想的,就是搂着自己家里几个妞到京都好好泡泡温泉,然后坐船回库页岛,接着去找他的紫金矿见惯了库页岛的白雪皑皑了,夏秋季节,这儿的美景也该令人美不胜收吧?

    可就在毛珏计划的挺美,去哪家温泉都想好了,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这头他刚从港口转过身来,一道黑影已经猛地冲到了他身前来,在毛珏还没反应过来时候已经是深深一揖拜了下去。

    “我,袁崇焕,打钱!”

    …………

    毛珏的嘴角忍不住抽搐着,很是不可置信的惊叫道。

    “多少?”

    “五十万石粮食,五十万两银子,不能再少了!”

    老袁那一张脸板的跟铁山铸铁场的生铁板似得,那表情似乎又回到了崇祯二年时候那样,让毛珏找回了那种恨不得掐死他的感觉。

    已经习惯了把倭国当银行!冷不丁要他还这么大一笔房贷,毛珏是一肚子的不情愿,悲催的在那儿叫唤着。

    “怎么可能这么多?”

    可惜,今个老袁是带着算盘来的,现场给他扒拉起了算盘珠子。

    “为了防备郑军袭海,九州岛坚壁清野后撤三十里,超过一百三十万石领地被暂时放弃,错过了农耕,现在马上进六月了我的小毛大人!稻作与麦子是绝对来不及了!”

    “九州大名与幕府共动用了九万一千余大军,虽然仗没打上几场,可也戍守了四个多月,尤其是长崎城被焚毁了一小半,锅岛家被郑军长驱直入,都需要银两修缮。”

    “五十万两已经是最低,而且这是在有番薯与玉米的前提下!”

    很是认真的双手按在了桌子上,老袁仿佛陈诉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那样面无表情,听的毛珏心头却是咯噔一下,接着捏着下巴沉默了下来。

    把荷兰人撵出去,一方面是不想再让西方势力影响倭国的发展,要闭关锁国就好好闭着,另一个方面,毛珏就是不想让这地瓜土豆进来。

    倭国是个岛国,耕地贫乏,现有的平原耕田,适合种稻米的田地已经开发到了极致,倭国人口保持在两千万差不多也就是极限了,可要是开了挂的土豆地瓜进来,翻个两三翻,到六千万估计不成问题,这点看我鞑清就知道了,什么盛世滋丁,永不加赋!其实赋税从徭役的形式摊到了土地中,历朝历代华夏人口在五千万到一亿多一点之间晃悠,到了清朝一下子人口大爆炸到了四亿人,全赖这两种高产作物。

    想想,六千万倭人啊!矮人军团那样铺天盖地喊着八格牙路的景象……

    “银两和粮食东江支出!这玉米与番薯不引进,可否?”

    足足沉默了几分钟,毛珏这才认真的问道。

    可袁崇焕也是这般认真的回答着。

    “九州大名还有毛利家如今是丰臣家的主要支撑,如果不引进,今年半个九州岛还有半个毛利家将有几十万难民因绝收无粮可食!”

    “小毛将军,到时候您再拿出一二百万石粮食支撑到明年秋收,就可以了!”

    “你赢了!”

    毛珏是干脆装了死狗,吧嗒一下往桌子上一趴下。

    …………

    崇祯八年的五六月份,对倭国来说,一个跨时代的开端开启了,虽然他们还没有意识到。

    旷古都没人动的山林被扒开,一根根东江运来的地瓜藤被埋了下去,开始吐露出星星点点的绿叶,还有一群群一米三四的矮小倭人跟地精似得轮起锄头刨着地,把原本空闲的山坡都就开出了整齐的地垄沟,把硕大的苞米棒子搓开,一粒一粒的撒进去。

    袁崇焕当官,绝对是尽心尽职,好家伙,他不仅在九州岛那些绝收的地区把苞米番薯应急种下,还在整个西国推广了开,从边远的壹岐国到核心的远江,近畿,只要有山的地方,就有这些新作物展露出来的身姿,毛珏费心费力拖延了两三年,还是没有阻挡住这个新物种传播的大势。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毛珏只能向好的一面想了,想一想,就算大清国一亿人口变四亿人口,也没见怎么强盛起来,反倒是中国人体质最大一次衰落期,明朝时候洋人来华,记载是人人高大博健,衣冠整洁,翩翩有礼!可到了清末时候,却是变成了遍地惊人的赤贫,人民骨瘦如柴,衣衫褴褛!

    一年红薯半年粮,靠着这几样高产作物,人口数量是上去了,可质量却是直线下降,平均身高下降了十几厘米。

    要是把本来就矮的倭人吃的再矬一些,跌破身高一米大关,想想六千万小矮人,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出了一顿大血,下令从东江调集各种物资交给袁崇焕运作之后,毛珏是偷起懒来,一头扎进了京都他一手操持的温柔乡,不出来了。

    …………

    京都,二条河城,雾雨斋。

    和老袁一起得手的,还有洛宁这个小狐狸精,寸土寸金的京都,铁山,还有向大明启用的长崎,毛珏都为她批了条子,要是放在后世,这妞也是在日本银座有大厦的国际女强人了,没办法,要想马儿跑,就得给马儿草,况且光守着东江一亩三分地注定不长远,毛珏想要发展壮大,将来吸纳别的势力是不可避免的,虽然很讨厌江南世家,可好歹洛宁还算顺眼,接纳洛家,也算是东江的一个伟大尝试吧!

    这家诗意纷飞的温泉馆,自然也是洛宁开的,这妞也真算有本事,这头毛珏还和郑芝龙顶牛呢!那头她居然拉来了客源,走山东登州,第一个江南旅行团一百多号书生文人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流连于唐式的京都城风情还有温泉中,特意挑出来萝莉一样的倭国贵女温柔乡中,把大把大把的银子扔下来。

    万恶的封建社会,毛珏这个贪婪无耻的军阀在这儿也享受到了省高官视察封道的特权待遇,整个一个典型的倭式温泉池子都被洛宁单独给空了出来,专门就留给他外加她的几个姘头。

    别说,这些江南世家实在是神通广大!差不多四十来度的温泉水里,洛宁居然还弄了一群来自东南亚的异种小鱼,蒸汽腾腾中各种撒欢儿,时不时啃噬下人在水下肌肤上的死皮细胞,连鱼疗都被弄了出来。

    殚精竭虑的足足一个多月耗费了不知道多少脑细胞,真没有泡在温泉里放松一下舒服了。

    一尺见方的木头船上摆放着冰过的葡萄酒还有松软的团子,裹着山东生产的棉料浴巾,在把一头火红的秀发包裹在米脂浸泡的毛巾中,阿德蕾娜是舒服的枕着她一双玉臂,躺在躺椅上泡在温泉水里闭着眉目。

    也不知道她祖上是不是混血,反正这妞的相貌身材都没的说,一对儿丰硕的欧派把浴巾都撑的要遮不住了。

    另一头的女武士樱姬则要禅意的多,泡在温泉水里,这妞居然在打坐,一头秀丽的黑发梳成马尾湿漉漉的,那张英气勃勃的小脸上满是认真,虽然比阿德蕾娜小多了,可也算是够吃的那一对儿也是在水中上下起伏,若隐若现才是最勾人的。

    可惜,这么一副美景,号称色鬼的毛珏今个却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反倒是葛朗台那样一下一下的扒拉着手指头。

    “损失六十条战舰,一百万两白银……”

    “烧埋抚恤银子,三十万两……”

    “军饷,,人头功勋银子,五十万两……”

    “老袁那儿粮食加银子,一百三十万两……”

    算盘往身后一砸,仰面朝天,毛珏是狠狠朝天吐出来了个叹号,悲催的叫嚷着。

    “招募郑家海盗成军,又得花四五十万两!这次老子真叫亏大了!”

    “行了我的老爷!”

    已经被他碎碎念好几天了,实在忍不住,阿德蕾娜是无奈的睁开了美眸,一边用白嫩的小手优雅的端起身边木船上的高脚杯,一边无可奈何的偏过蠄首劝说道。

    “郑芝龙不是还欠您六百万两银子吗?而且今年打下了优势,向福建坐船,每一船也能有几万两到十几万两的利润,我的老爷,您钻这个牛角尖干什么?”

    “没拿到手里的银子就不算银子!我毛珏怎么能打了这么个亏钱仗呢!”

    阿德蕾娜是彻底无语了,干脆是举着酒杯一扬天鹅般白嫩修长的颈子,把那红酒一饮而尽,把自己喝迷糊点,再在眼睛上盖上毛巾,不理会这个小气鬼葛朗台了,可惜,今个上天似乎真的不想让她舒服过一般,就在这妞想来个眼不见为净时候,一声轻柔的嗤笑是在院子后头那个和式小屋传了出来。

    “如此精明计算,幸亏小毛将军您不做生意,不然妾身不是要愁死了。”

    不愧是江南女子,司马青衫笔下的犹抱琵琶半遮面那种风情被这女人发挥到了极致,修长的细纱裙,精雕细刻的羽团扇遮住了殷红的小嘴儿,可是仅仅从那双美眸依旧能传出媚人的笑意,看的人怦然心动。相比上一次相见,洛宁似乎更加有女人味儿了。

    这妩媚的轻笑声让阿德蕾娜脸上毛巾跟有了超能力那样,刷的一下就飞了下去,都说女人与女人之间是仇敌,尤其是高智商女人更是如此,一股子醋溜溜的酸意构成了强大的气场,在周身蒸腾而出,那双湖蓝色的美眸噼里啪啦的闪烁着电光,故意挑衅把鼓鼓囊囊的欧派挺的滚圆,洋妞是气呼呼的讥讽道。

    “洛掌柜可是书香门第,男女授受不亲,您这么闯我家老爷沐浴之地,于您名节不好吧!”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毛将军一世英雄,妾身这点小节算什么?”

    真不愧是文化人,轻启朱唇,笑意盈盈中一句诗经就把阿德蕾娜这老外给怼了回去,而且就在洋妞气急败坏中,洛宁还笑呵呵的抛出来了个大招。

    “况且小毛将军名言,天下诸物,唯美食与佳人不可辜负!海边新送来一条石斑,大厨正在宰杀切脍,晚一刻则鲜味大打折扣,妾身又怎么能不快马加鞭呢!”

    “生鱼片!”

    银子都赔了,怎么能不对自己好点,穿越前就是最爱生鱼片,这洛宁也真的算投其所好了,眼睛一冒光,毛珏就直接奔了上来,看着他湿漉漉的上岸,就算大胆如洛宁,也忍不住惊呼一声,撇过脑袋,一双圆溜溜的美眸却是忍不住还是向他偏了过来,看来好色这方面,男人女人还真没啥差别。

    可惜,让她失望的是,温泉水湿漉漉的向下滴着,毛珏身下也垮了一条大浴巾。

    刚宰杀的新鲜海鱼切薄片放在冰上,沾着日本芥末山葵酱还有鲜酱油一起入口,简直是无上的享受,拎着浴巾光着脚丫子,在洛宁的笑意中,毛珏是一路水迹噼里扑腾闯回了屋里,看着他的背影,阿德蕾娜那小嘴儿真是酸溜溜的都要扁到一边去了。

    “臭男人!花心大萝贝!”

    不过口是心非也让洋妞演绎的淋漓尽致,这洛宁跟着才刚走,阿德蕾娜又是把打坐养禅的毛利樱给硬生生晃了回来。

    “樱姬樱姬!上次你不说有一种忍者的推拿按摩术吗?快快教我!”

    歇斯底里的,在毛利樱愕然的神色中,阿德蕾娜是咬牙切齿的尖叫着。

    “老娘现在就要学!”

    迷糊着挠着头,没登毛利樱说话,院子后面的温泉小屋里,又一声歇斯底里的惊叫却是铺天盖地传了出来。

    腿儿一软,毛珏年糕那样吧唧一下子趴在了地上……请百度一下“扔书网” 感谢亲们的支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