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女皇的说法,让我们都为之惊骇。

    如果她说的没错,那么这里面的事情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邹国栋说东西在他身上,然而醒过来的时候不见了,先前的时候,我以为东西是在车祸之后的大火中焚毁了,现如今田女皇说以叵木的特性,不应该如此,也就是说,东西应该没有焚毁。

    那么东西去了哪里呢?

    尽管我们与田女皇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但涉及到许多事情的话,还是没有办法说得太细。

    她毕竟是官方的领导人,也不可能毫无顾忌,此刻提点我们一句之后,也不多言,只是说此事她会重视起来,回头派人核查一下当时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人将那东西给私藏了。

    如果有这种迹象的话,她会派专员前往西北,处理此事。

    她会尽量将东西给找回来。

    对于田女皇的善意,我们表示了感谢,而王朝安也适时提醒,说一定要记在心上,不要忘记。

    田女皇这个时候忍不住开了一个玩笑,说你的徒弟,到底是马一岙,还是侯漠?

    王朝安哈哈一笑,抚须说道:“不管是不是我徒弟,都是我的孩子们。”

    田女皇瞥了他一眼,说道:“好,好,我现在就打电话去叫人办。”

    吃过晚饭后,我们离开了四合院,步行返回落脚的居所,这个时候,我们没有再隐瞒什么,开始分析起了这件事情里面的猫腻来。

    经过我、李安安和马一岙三人的商议,我们分析出了几种情况来。

    最乐观的一种,就是随同邹国栋的人员,瞧见了那叵木之后,心生贪意,然后果断出手,将其藏匿了去。

    当时的车祸场面十分混乱,大家都急着去救人,所以有人私自藏了起来,应该是很难现的。

    不过前去参与西北执勤的人,大部分都是天机处,或者天机处管辖的人员,相信如果有着天机处老大田女皇的重压之下,那人就算是吞进了肚子里面去,也会乖乖吐出来的。

    关于这一点,我们无比确定。

    别看我现在成长迅,在江湖上也算是有一点儿名气了,而且田女皇因为王朝安的关系,对待我们也还算是亲切,但是在她面前,我至始至终,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并非是气势上的显露,而是精神上的压制。

    这个女人,强得可怕。

    以前的时候,她的气息还会洋溢而出,然而在遇见王朝安,阴阳调和之后,就更加恐怖了。

    而且她的手段,我们也是很放心的。

    前面提过,东西落在了车祸现场的人手中,这是最乐观的。

    那么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几种情况。

    其中一个,就是在车子坠崖的过程中,东西丢落,或许被外人捡走了,或许就安然躺在了某个角落里,无人知晓。

    又有一种,那就是邹国栋撒了谎,又或者他说的话,并不是真实情况。

    而这事儿又分为两种,其一是他骗了信长老,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位突然出现的叶傅国在帮他撑腰。

    信长老对邹国栋有救命之恩,按道理说,邹国栋是不会如此的。

    但如果有着叶傅国的意志在后面支持的话,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邹国栋就必须做出选择。

    如何选,这件事情其实很难。

    作为一个在仕途上有野心的男人,邹国栋最终选择服从叶傅国的意志,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而第二种,则是惜阴神婆在背后搞了鬼。

    为什么这么说呢?

    之所以有这样的猜测,是因为我对近乎于神秘的惜阴神婆,有一种天然的“畏惧”——说是畏惧,这个有点儿过了,但我就是觉她对我的敌意很浓烈,总感觉她仿佛在哪里动了点儿手脚。

    对我的感觉,马一岙觉得我有点儿过虑了。

    惜阴神婆虽然有着很古怪的本事,但商人的一面更多一些,反而与江湖人的行为格格不入。

    这也许是因为她出生市井,并且有过一段很贫困的经历有关。

    市侩的人,有一种天然的自保意识,落井下石的事情或许会做,但不会去做毫无意义的事情。

    损人不利己,这事儿不会干。

    但我觉得惜阴神婆在唤醒邹国栋的时候,在这其中动了一些手脚,将叵木的事情给隐匿下来,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至于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不定这女人,真的能够看懂人心。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推理,真实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因为已知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让我们没办法去做更多的判定。

    但总之一句话,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憋屈了。

    特别是邹国栋这家伙,甭管是他说了真话,还是刻意隐瞒了,在整件事情之中,他充当了一个搅屎棍的角色。

    如果没有他强行切入先前的事件,将那几个土夫子给杀了,并且夺走叵木的话,之前我们就已经顺藤摸瓜,将东西拿到了手;而在事后,当王朝安得知东西落在了他的手中,托田女皇去讨要的时候,他也没有给出,以至于现在的情况扑朔迷离,更是让人塞心。

    那叵木,对于邹国栋而言,可以说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不但如此,那玩意还能够给人带来厄运。

    他这一次的车祸,说不定就跟叵木的诅咒有关。

    马一岙前面说像惜阴神婆这样市井小民出身的人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因为实在是太招黑了,但从这件事情来看,邹国栋恰好扮演了那个损人不利己的角色。

    当然,立场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也不同。

    或许邹国栋根本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与我之间,其实是结下了大仇。

    俗话说“断人财路,有如杀人父母”,而邹国栋这件事儿,可比断我财路更加严重。

    那是要我的命。

    连续几天,我的心情都不是很好,马一岙和李安安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也没有怎么劝我,而是让我自己调节。

    马一岙的大学是在京城读的,有许多的知交故友,这两日没什么事情,便四处拜访。

    李安安虽然常年深居武当,但武当的人脉辐射很大,这一次既然来了京城,自然也得去走一走。

    这两人一走,屋子里就变得很空。

    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待得难受,于是就出去四处走走。

    我也没有定个什么计划,也是四处溜达,在街头巷尾晃荡,有时还会与人聊天,尽量地把自己当做一个普通人去融入。

    随后我又去了长城。

    不是八达岭,而是一处没有成为景点的破落长城。

    瞧见那建立在山势之上,连绵不绝的城墙、隘口以及烽火台,我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许多年以前,汉民族与北方民族一次又一次的对峙、征伐与厮杀,整个人的心境不由得拔升起来。

    与此同时,我也越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正因为如此,我先前所有的懊恼与沮丧,在这人类历史上的奇迹面前,都一点一点地消解了去。

    我从长城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结果走进客厅里去,马一岙和李安安都没有睡,而是开着灯等我。

    我一进去,少不了一顿埋怨,马一岙问我为什么不接电话,我这才想起手机都没有电了。

    我简单解释了一遍,两人瞧见我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也没有再多言语。

    马一岙告诉我,他去合城居见刘娜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白老头儿。

    白老头儿得知我在京城,很不满意,逮着他唠叨了一番。

    马一岙问我,说要不要去拜访一下白老头儿?

    我想了想,说道:“也好,白知天前辈对我有知遇之恩,之前也帮助了我许多,这回既然来了京城,肯定还是得去拜见一番的。”

    一夜无话,次日我去买了点儿礼物,然后与马一岙一起前去白老头儿家拜访。

    李安安推说有事,便没有一起。

    白老头儿家其实离王朝安居住的四合院并不远,对于我和马一岙的登门,非常高兴。

    虽然老头儿还是有点儿傲娇地对我一顿臭骂,但转过身去,立刻叫媳妇儿赶紧安排饭菜,说要跟我和马一岙好好喝上一杯。

    他这个媳妇看上去非常年轻,跟他差着岁数,却是一个特别贤惠的人,乐呵呵地,也给足了他面子。

    接下来就是吃饭喝酒,我们上门,提了一箱茅台,老头儿立刻就给拆了,与我们喝酒聊天划拳,跟个年轻人一样,媳妇一说他,他就立刻那我和马一岙当挡箭牌,说难得高兴,今天喝多点也没有关系。

    不但如此,他还得意地说道:“我虽然年纪大,但身子骨强啊,你要是不信,咱们今天晚上……”

    咳咳咳,后面的内容有点儿荤,说得他媳妇儿转头就走了。

    我和马一岙都有些尴尬,老头儿却得意地说道:“男人嘛,食色性也,又不是苦行僧……”

    他嬉笑怒骂,非常洒脱,我们配着他喝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老头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对我说道:“小猴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一愣,说怎么这么说?

    白老头儿说道:“你们认识叶傅国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排列5走势图 极速快3猜大小 云南快乐十分出奖结果 江苏快3上宏发玩 贵州快3下载安装
3d开奖结果 彩票双色球 福建快3开奖结果27期 比分直播球探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号
山西十一选五前二和值 香港赛马会主页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跨度 北京pk10吧 青海快3基本走势图
pc蛋蛋注册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试用 北京赛车女郎不雅视频下载 码报资料2017彩图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吉林